注册发信息
 

泉州鲤城区金融办竟公开为骗子公司东南大宗庇护

    来源网站:anshun.yqqun.com   更新日期:2020-01-04 19:18:59  信息编号:10-1554

【云企网】  福建政府公开为骗子福建东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骗子公司庇护,成为骗子畜生的保护伞!试问,天理何在?    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宜中刑二终字第128号  原公诉机关江西省
  福建政府公开为骗子福建东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骗子公司庇护,成为骗子畜生的保护伞!试问,天理何在?
  泉州鲤城区金融办竟公开为骗子公司东南大宗庇护
  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宜中刑二终字第128号
  原公诉机关江西省高安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朱建华,男,1987年9月16日出生于广东省南雄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家住广东省南雄市。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12月2日被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1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江西省高安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建萍,江西筠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彭国伟,男,1986年8月6日出生于河南省太康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家住河南省太康县。2014年12月2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12月2日被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1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江西省高安市看守所。
  辩护人吴琴,江西建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世林,男,1986年7月19日出生于广东省南雄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家住广东省南雄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12月2日被批准逮捕,2015年1月16日被抓获归案。现羁押于江西省高安市看守所。
  辩护人徐锦绣,江西建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袁某某,男,1984年12月6日出生于河南省太康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家住河南省太康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12月2日被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1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江西省高安市看守所。
  辩护人喻春玲,江西建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吴某某,男,1988年9月15日出生于广东省南雄市,汉族,高中文化,无业,家住广东省南雄市。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12月2日被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1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江西省高安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陈某某,男,1988年8月14日出生于广东省翁源县,汉族,中专文化,无业,家住广东省翁源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12月4日被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1月6日由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决定取保候审。现在家。
  原审被告人陈某甲,男,1986年8月14日出生于湖南省桃源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家住湖南省桃源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12月4日被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1月6日由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决定取保候审。现在家。
  原审被告人张某某,男,1989年12月28日出生于广东省南雄市,汉族,中专文化,无业,家住广东省南雄市。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12月4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1月6日由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决定取保候审。现在家。
  原审被告人杨某某,男,1981年9月2日出生于贵州省安龙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家住贵州省安龙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12月4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1月6日由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决定取保候审。现在家。
  江西省高安市人民法院审理江西省高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朱建华、彭国伟、吴世林、袁某某、吴某某、陈某某、陈某甲、张某某、杨某某犯诈骗罪一案,于2015年11月16日作出(2015)高刑初字第168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朱建华、彭国伟、吴世林、袁某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江西省宜春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瑛到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朱建华、彭国伟、吴世林、袁某某和原审被告人吴某某及辩护人张建萍、吴琴、徐锦绣、喻春玲和原审被告人吴某某等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
  一、2014年5月份,被告人彭国伟、袁某某、吴某某三人合伙开了一家“创富金融产品公司”(无名公司),打着介绍炒股分成为名,实质是推销诈骗软件,最终是为了诈骗的目的。他们谈好分成比例,当诈骗钱财到手后瓜分被害人钱财,其中被告人彭国伟负责与上线联系,被告人吴某某负责与客户联系,被告人袁某某没有实质性分工,但利润平均分配。
  2014年5~6月份,被告人吴世林与被告人朱建华利用在网上买来的电话号码,以介绍炒股分成为由,吸引投资者与其保持联系,伺机推销诈骗软件。随后被告人吴世林与彭国伟联系,从被告人彭国伟公司拿到“东南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诈骗软件,并与被告人彭国伟的公司谈好分成比例。此后,被告人朱建华(假名黄少峰)利用拨打电话认识被害人宋某某并互加QQ,先是以介绍炒股分成为由,吸引宋某某与其保持联系,伺机推销诈骗软件。等宋某某在“东南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软件上注册和交易后,通过先施舍小恩惠获取宋某某的信任,然后再抛出即将出现大行情吸引宋某某。再由被告人吴世林(假名李某某)再次对宋某某以有大行情来吸引宋某某投资,待宋某某有投资意向之后,被告人吴世林告知彭国伟的公司准备对宋某某“杀单”(吃掉投资人的投资款),被告人彭国伟再对其上线告知准备对宋某某“杀单”。2014年9月19日,在宋某某先后2次投入30万元之后,被“杀单”掉28万余元。之后被告人按照事先约定的比例对“杀单”而来的28万余元进行了分配,上线分得35%,约10万余元:被告人彭国伟公司分得10%,被告人彭国伟、吴某某、袁某某三人每人9000元;被告人吴世林、朱建华分得55%,每人约7万余元。
  案发后,公安机关在被告人吴世林处扣押到工商银行卡一张,内有存款53000余元。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本院将银行卡内存款人民币53000元发还了被害人宋某某。被告人吴世林的亲属退赔给宋某某47000元。被告人吴某某的亲属退赔给宋某某60000元,宋某某对被告人吴世林、吴某某表示谅解。
  以上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法庭质证和认证的以下证据证实:
  (1)被告人吴世林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我在广州认识彭国伟。他介绍了一款叫“大宗商品交易”的软件,有行情做可以“杀单”,能够骗到钱。我们商量好骗取来的钱我这边得百分之五十五。我觉得这个软件有利可图,就答应了帮他做。我在网上买了些电话号码,彭国伟也给我一些电话号码,我就叫朱建华帮我打电话,我自己也打电话。朱建华联系上一个叫宋某某的人,自称是“大宗商品交易”的业务员,有内部行情,可以赚到钱。宋某某答应试试看,通过朱建华给的几次行情,宋某某在“大宗商品交易”里面赚了几次钱,这样朱建华取得了宋某某的信任。这时我让朱建华给宋某某放出风声,说公司最近有大单,要得到大单行情需要跟老师联系,朱建华就把我这个“老师”介绍给宋某某。宋某某就打电话给我,我说我是“大宗商品交易”里面的老师,叫李某某,最近有行情,需要20万元才能做。她就说她做,但只有15万元,我说我可以先向公司申请,给她垫5万元。我就打电话给彭国伟要了一个叫“党参”的行情。我又打电话给宋某某叫她买“党参”,肯定会赚钱。她当天买了15万元。20分钟之后我们就开始“杀单”,宋某某看到亏了钱又打电话问我情况,我说没事,等下肯定会赚钱,我就没有再理她。后来我才知道宋某某又买了15万元“党参”,都被我们杀了单,她账户里还剩下1万多元钱。两天后,彭国伟通过工商银行给我打了15万元。我和朱建华每人得7万5千元。
  (2)被告人朱建华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2014年上半年,我在广州跟着吴世林做事,推广“大宗商品交易”。每天按买来的号码挨个打电话,说服对方到我们公司推广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来注册,并注入资金进行类似股票的交易。等公司从这些客户身上赚到钱后,我和吴世林可以拿到其中50%,其他是由公司和其他上层分配。据我所知,上层是由庄家开一个交易平台,通过买卖来控制指数涨落,下层就是彭国伟组织一批人通过电话、QQ诱使客户开户注册资金炒作。当客户小额投入时可能会赚些钱,熟悉后我们会骗客户有大交易,当客户心动注入大资金后被庄家操纵的指数造成客户亏损,亏损进公司的钱由我们按比例分配。5~6月份,我和宋某某通上电话后,通过电话和QQ熟悉,宋某某先是在我的指引下注册,开始几百、几千至一万元的投资,每次都赚钱,就这样取得了她的信任。到8月初至9月底,我把我的QQ给了吴世林,让他继续和宋某某联系。到9月中旬的一天,吴世林让我打个电话给宋某某,说有个大行情可以操作,想操作的话可以打一个李某某老师电话,让他带着做。然后我就按这个做了,还报了一个电话号码给宋某某。后面的事吴世林自己对宋某某做了。过了两天宋某某就打电话和QQ发信息给我,让我想办法帮她填平她亏的28万多元。我就问吴世林要我该得的提成。过了一星期,吴世林通过农业银行转了七万多元提成给我。后宋某某再打电话和发QQ信息给我,我就不理睬了。
  (3)被告人彭国伟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2014年5月份,我和吴某某、袁某某三人平均投资合伙开办了一家名为“创富金融公司”,没有注册。上半年我与福建一家“东南大宗商品交易”的公司通过QQ认识,聊天后我们谈好一起合作,如果我们有客户愿做大宗商品交易,可以用这个平台来做。我们谈好了利润分配,公司与东南公司各得65%和35%。后东南公司就通过QQ发了软件给我,也每天发行情给我。过了一段时间,吴世林和朱建华两人对我说他们有一个客户想放到我们这做业务。我就和他们谈好他们俩占55%,我公司占10%,其余是上面庄家占35%。又过了几天,吴世林通过QQ对我说这个客户要加金,让我跟上面说一下,安排一下“杀单”。我就将这事转告了“东南公司”,然后“东南公司”就按我们的要求对这个客户进行了“杀单”。后来“东南公司”按事先约定把钱打给了我,我再进行分配。吴世林和朱建华每人70000多元,我们三个股东每人9000元,庄家不清楚。
  (4)被告人吴某某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2014年8月份,彭国伟、袁某某就在开证券咨询公司,我到了之后就和彭国伟、袁某某一起合伙开咨询公司。我们用电话或QQ和客户聊天,主要向客户推荐福建东南大宗商品交易市场里面的药材交易。彭国伟在此前已和东南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庄家谈好,有客户大笔资金投入,由庄家将客户的资金通过操盘做出亏损。亏损资金由庄家套现后按照彭国伟和庄家事先的约定由庄家把钱打到彭国伟银行账户,彭国伟就会把庄家打来的资金的55%给做单的公司员工,然后剩下的钱支付了公司的开支后,由我、彭国伟、袁某某来分。江西宋小姐这单,彭国伟分给了我9000元。开始做单时,庄家会给宋小姐一点甜头,即让宋小姐看到账面上有钱赚,宋小姐赚的这部分钱是庄家出的,到宋小姐亏损时,庄家要扣走的。
  (5)被告人袁某某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我是从事金融行业的,主要向客户推荐股票交易。就是与彭国伟、吴某某等一起做的那里。我主要向客户拨打电话,推荐股票,赚钱后与客户三七开。刚开始个把月平均每天拨打100个电话左右,后来每天拨打十来二十个,共打了3400人次。
  (6)被害人宋某某的陈述证实:2014年5月份的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自称黄少峰,是做大宗商品网上交易的。他向我介绍说有一个网络交易平台叫“福盛电子”,是专门做大宗商品网上交易的。后来经常打电话给我,就想拉我进去炒,并留了一个QQ号给我,说不懂不要紧,他们有专门的老师会教我去操作,保证不会亏,亏了他们会还本金给我,赚了他们从中抽30%的利润。我答应试一下,黄少峰就通过QQ发了一个软件“福盛电子”给我下载并安装在电脑上。我就将我工商银行的卡号及身份证号发给了黄少锋,他用这两个证件帮我注册了一个交易账号,密码是我自己设的。开始我转了三百元到交易账号,黄少峰教我买了一手商品,当天就赚了十多元。后我陆陆续续买了几千元。大概赚二三千元。6月底7月初,黄少峰说“福盛电子”这个平台马上要关掉了叫我退出来,我把商品卖掉退了出来。2014年8月底,黄少锋发给我一个“东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的交易平台。我下载注册后买了五六次大宗商品,总的是赚了钱。黄少峰对我说明天有大行情,要我多准备些资金,我尝试买了三万元商品,赚了几千元。黄少峰说明天还有一个大行情,要操作就联系一个叫李某某的老师,并给了我李某某的电话。我就给李某某打了电话。李某某对我说想做大行情,公司规定至少投资20万元。我说只有15万元,李某某就说他向公司申请看能不能先帮我垫资5万元,他叫我赶紧注资进去,等会人多了根本进不了平台。我就转了15万元到交易账户。后李某某通过QQ发信息告诉我操作,我按他说的操作买进了20万元党参,刚开始涨了1万元。没想到10点左右就剩下1万来元了,我担心会自动平仓,又加了15万元,到11点半左右几乎跌没了钱,最后系统平仓退出来了。
  (7)被告人彭国伟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和牡丹灵通卡账户明细清单证实:户名彭国伟,卡号6222023602090851098在2014年9月19日进账二笔各25000元,共50000元;9月22日进账145273元。同日转出三笔分别为146000元、12000元、12000元。彭国伟供述三笔进账是庄家打给公司的分成,三笔出账分别是转给吴世林、吴某某和袁某某的。吴某某和袁某某分成是每人9000元,超过部分是庄家给的佣金。
  (8)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合并明细打印清单证实:户名袁某某,卡号6228482081335256218在2014年9月22日进账12000元。
  (9)收条三份、谅解书二份证实:扣押吴世林工商银行卡内的存款53000元发还了被害人宋某某,吴世林亲属退给宋某某47000元,吴某某亲属退给宋某某60000元,宋某某对被告人吴世林、吴某某表示谅解。
  2、被告人陈某某、陈某甲、张某某、杨某某四人系“创富金融产品公司”业务员。在该公司工作期间,主要是拨打电话联系客户,所拨打电话都超过500个。采取先联系炒股再伺机向客户推荐“东南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诈骗软件方式,在明知该公司是为了笼络不特定的对象并取得信任,再施予小恩惠,最后再诈骗钱财来分成的情况下,仍然继续参与实施诈骗活动。
  以上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法庭质证和认证的以下证据证实:
  (1)被告人陈某某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我在广州创富金融公司上班才2个月,主要是负责按照吴某某、彭国伟、袁某某三人提供的电话号码资源逐一给这些潜在的客户打电话。问对方是否对做股票感兴趣,先带着对方做股票,运气好指点对了,客户赚了钱就会相信我们。我们会问客户是否对大宗商品交易感兴趣,我们可以带着对方去做,赚钱机会大。跟客户聊好后,我们会把东南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的客户端发送给客户,然后向客户要银行卡号和身份证信息,彭国伟会替客户注册交易平台账户,前期客户一般会投入几百元钱,我们指点客户买什么,东南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可以通过上面操控涨跌,先期会让客户赚点钱,让客户感觉到有赢有亏,其实最后客户是亏损的,目的是把客户的钱套出来。每做成一个我就可提成客户被套出来的资金30%。我上班约60天,每天打100个电话,大宗商品交易我没有做成一单。
  (2)被告人陈某甲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2014年11月初我找到彭国伟,到他公司上班,彭国伟对我说会给客户名单给我打电话,我负责拉客户,将客户拉进东南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客户端,要他们来这个平台炒期货。后来我了解到这是个不正规的客户端。彭国伟拿着别的个人代理软件诱使客户进入,一旦客户投钱,彭国伟可以通过拿客户端给他的操盘手,使客户全盘亏损。我们就能得到客户的钱。我实际上班就二十多天,每天能拨打上百个电话,能接电话的就二三十个人。一般是有客户要进入,我们就将名单给吴某某和袁某某,由他们向客户介绍东南大宗交易客户端期货行情与操作。彭国伟、袁某某、吴某某三个人是公司管事的。
  (3)被告人张某某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2014年8月我通过同学吴某某介绍进入创富金融公司,老板是彭国伟、袁某某、吴某某,我是业务员,还有陈某某、陈某甲、杨某某、朱建华是业务员。公司给我们每人发一份手机号码名单,叫我们用公司的固定电话去联系他们。向他们推荐股票。使客户对公司产生信任感。彭国伟、袁某某、吴某某还跟我们说,在和客户交流过程中要向客户推荐“东南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业务。客户进了这个平台,我们得到的利润会更多,提成更高。业务员可以提到客户投资金的30%。要想办法让客户注册进入这个平台,要先让客户赚一些,等客户放心后,再让客户投入更大一笔资金进来。公司上面的庄家可以操控这个平台交易让客户的钱亏掉。我打了大约6000个电话,没有一个客户做这个平台,但我推荐过,没人做。
  (4)被告人杨某某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我通过彭国伟进入他的公司,我、陈某某、陈某甲、张某某,还有一个人是话务员,彭国伟、吴某某、袁某某三人属于老板。公司会提供许多电话号码给我们话务员,我们话务员通过拨打电话推荐、引导客户在东南大宗交易平台开户,投入少量资金公司会让客户先赚钱,一旦有客户向东南大宗交易中心注入大额资金时,公司就会联系交易所庄家合伙把这笔钱吃掉,这笔钱被吃掉后,交易所会返回一些钱给公司,我们话务员按交易所返点给公司的30%抽成。我们话务员第一个月有底薪1800元,第二个月没有,全靠提成。我上了三十多天班,共打了1500至1800个电话,实际接电话的有600个人左右。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朱建华、彭国伟、吴世林、袁某某、吴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拨打电话,互联网发布虚假信息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均构成了诈骗罪。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陈某甲、杨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拨打对不特定多数人电话的方式,引诱、蒙骗对方向设定的圈套投入资金,由于案件及时破获,被告人陈某某、张某某、陈某甲、杨某某尚未骗取到财物,四被告人的行为构成了诈骗罪(未遂)。在共同诈骗犯罪中,被告人彭国伟、朱建华、吴世林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袁某某、吴某某、陈某某、陈某甲、张某某、杨某某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比照被告人彭国伟、朱建华、吴世林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被告人陈某某、张某某、陈某甲、杨某某均属犯罪未遂,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彭国伟、朱建华、吴世林、吴某某、陈某某、张某某、陈某甲、杨某某当庭认罪,均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吴世林能够配合办案机关追缴赃款,其亲属又为其退赃退赔了47000元;被告人吴某某亲属为其退赃退赔了60000元,二人都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应酌情从轻处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对被告人彭国伟、朱建华、吴世林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之规定;对被告人袁某某、吴某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对被告人陈某某、陈某甲、张某某、杨某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
  一、被告人朱建华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二、被告人彭国伟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三、被告人吴世林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四、被告人袁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五、被告人吴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六、被告人陈某某犯诈骗罪(未遂),单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七、被告人陈某甲犯诈骗罪(未遂),单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八、被告人张某某犯诈骗罪(未遂),单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九、被告人杨某某犯诈骗罪(未遂),单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上诉人朱建华上诉提出:1、本案是吴世林与彭国伟相识后共同达成诈骗犯意,我是受吴世林之邀才参与犯罪,在犯罪过程中一切行为听从吴世林的指挥,是吴世林冒充老师积极与被害人联系,我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小得多,应当认定为从犯;2、我的认罪态度较好,能够如实供述罪行,当庭认罪;3、我愿意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争取得到谅解。请求依法从轻改判。
  上诉人彭国伟上诉提出:1、本案被害人之所以被骗,是因为吴世林和朱建华对被害人设圈套,与我无关,我分赃也较少,我起的作用比吴世林和朱建华更小;2、一审判决以此我没有退赃为由判处我有期徒刑八年过重;3、我当庭认罪,可以从轻处罚。请求从轻改判。
  上诉人吴世林上诉提出:1、一审判决认定我退赃47000元有误,我银行卡上还有53000余元,总共退赃100000元;2、本案大家所起作用相当,不宜区分主从犯;3、我如实供述罪行,自愿认罪;4、本案刑期计算错误,我是2015年1月16日开始被关押的。请求从轻改判。
  上诉人袁某某上诉提出:我已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自愿认罪,请求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均经原审庭审质证属实,足以证实相应案件事实,本院均予以确认。
  另查明,在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朱建华、彭国伟、袁某某的亲属分别代其退赔给被害人宋某某10万元、6万元、5万元,并均取得宋某某的谅解。上述事实,有赔偿协议、收条、谅解书等证据证实,经庭审质证属实,足以认定。
  关于上诉人吴世林及其辩护人提出吴世林是2015年1月16日被关押的意见。经查,吴世林因本案被江西省高安市公安局列为网上追逃对象,后于2015年1月16日被广东省佛山市警方抓获归案并被羁押,该上诉意见与案件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上诉人朱建华、彭国伟、吴世林、袁某某伙同原审被告人吴某某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拨打电话,互联网发布虚假信息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均构成诈骗罪。原审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陈某甲、杨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向不特定多数人拨打诈骗电话,且拨打诈骗电话均在五百人次以上,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诈骗罪。由于案件及时破获,陈某某、张某某、陈某甲、杨某某均未能骗取到财物,四人的行为均系诈骗未遂,依法可以对四人比照犯罪既遂予以减轻处罚。本案系共同犯罪。在共同诈骗犯罪中,彭国伟、朱建华、吴世林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袁某某、吴某某、陈某某、陈某甲、张某某、杨某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予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案发后,朱建华、彭国伟、吴世林、袁某某、吴某某的亲属均积极为其进行退赃退赔,被害人宋某某的经济损失得到全部挽回,宋某某对朱建华、彭国伟、吴世林、袁某某、吴某某的行为均予以谅解,可以酌情对朱建华、彭国伟、吴世林、袁某某、吴某某从轻处罚。彭国伟、朱建华、吴世林、吴某某、陈某某、张某某、陈某甲、杨某某当庭自愿认罪,可以酌情从轻处罚。原审判决认定的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本院均予以确认。鉴于朱建华、彭国伟、袁某某在二审期间主动退赔赃款,吴世林亦能积极退赔赃款,且均取得被害人谅解,可以对朱建华、彭国伟、吴世林、袁某某的原判量刑予以从轻改判。吴世林于2015年1月16日因本案被羁押,原审判决认定的起刑日期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之规定、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江西省高安市人民法院(2015)高刑初字第168号刑事判决的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第八项、第九项。即:五、被告人吴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六、被告人陈某某犯诈骗罪(未遂),单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七、被告人陈某甲犯诈骗罪(未遂),单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八、被告人张某某犯诈骗罪(未遂),单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九、被告人杨某某犯诈骗罪(未遂),单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二、撤销江西省高安市人民法院(2015)高刑初字第168号刑事判决中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中对被告人朱建华、彭国伟、吴世林、袁某某的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朱建华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2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2月2日起至2018年12月1日止)。
  四、上诉人彭国伟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2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2月2日起至2018年12月1日止)。
  五、上诉人吴世林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1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月16日起至2018年1月15日止)。
  六、上诉人袁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1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2月2日起至2016年12月1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鲍 滨
  审 判 员  丁圣翔
  代理审判员  刘思婷

  二〇一六年二月三日
  书 记 员  彭剑斌

泉州鲤城区金融办竟公开为骗子公司东南大宗庇护网站网址:http://anshun.yqqun.com/news/show-news/show-1554.html 该信息由用户发布在安顺培训网站,内容中涉及的所有法律责任由此商家承担,请自行识别内容真实性!
 
商家资料
相关信息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常见问题 | 侵权信息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手机版
【云企网】 - 国内知名的物流信息发布平台